王丹谈“六四”三十周年:重新记忆、再次动身

王丹谈“六四”三十周年:重新记忆、再次动身

王丹谈“六四”三十周年:重新记忆、再次动身

“89”学生首领之一的王丹材料图片路透社图片

2019年6月4日,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。三十年前的这一天,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,发出反对糜烂、请求民主的疾呼。这一大范围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。三十年来,为“六四”平反的呼声一直未断、期盼却年年落空;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首领往常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。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,有家不能回。“六四”三十周年之际,当年的学运首领人物之一王丹承受了本台的采访。

法广:“六四”天安门事情曾经整整三十年。作为当年的学运首领之一,首先请谈谈您此时的感受。回忆这段历史,您以为,应该做出怎样的深思?

王丹:三十年当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但是,对我来说,无论是三十年、还是五年、或是六十年,没有什么差异。那些差异都是数字上的。所以我并不会由于三十年而有特别的、跟往年不同的、太大的感受。我想,不管时间长短,坚持才是我们重要的目的。固然曾经三十年了,但我以为,中国转变的路途还是相当漫长的。我们还是应该继续坚持走下去,而不会由于曾经三十年了、还没有看到曙光就放弃。

法广:当年“六四”事情的导火索由胡耀邦逝世引发,这场运动的真正原因是什么?

王丹:我觉得这个原因是十分复杂的。实践上要追溯到整个八十年代,和整个所谓的变革开放的这种开展。根本上有几个主要的缘由,一个是:在文革完毕以后,其实整个社会对政治制度变革和民主化都有很高的等待,以避免文革的再次发作。但是这些等待在一九八0年代整个十年中,中共并没有可以很大水平上满足民间的这种等待。那么这种对民主的等待积聚到一九八九年迸发了;第二个,就是在经济变革的过程中,渐渐地、特别到了八十年代的后半期,八六年开端,各种的官倒等糜烂现象开端呈现,使得民间产生了十分大的不满。这种不满积聚到一九八九年迸发 出来。最后一个缘由就是关于变革能否停止深化,中共内部也呈现了内局部歧。李鹏为首的激进派想用“管理整理”的名义,来阻挠变革的深化。而赵紫阳主张更深化变革。变革何去何从?这种焦虑感积聚到一九八九年迸发出来。 我以为以上三个缘由是真正的、深层的、背后的构造性缘由。

法广:您在去年十二月底,与其他几位当年的学运指导人一同发起了一场“八九民运” 和“六四镇压”三十周年的签名活动,这场活动的意义何在?能否得到了积极的回应?你们打算经过这场活动到达怎样的目的?

王丹:是。其实我觉得我们在海外可以着力点不多。但是我们这些人,作为当年的参与者,我想至少在三十年是一个时机,可以做两件事情:一个是三十年以来,外界对“六四”的记忆是逐步冷淡的,包括西方社会。所以我们今年活动的主题就是“重建记忆”。再有一个就是三十年下来,我们要总结我们过去做的如何?那么也要讨论将来我们还可以做什么事情?我们叫做“重新动身”。因而我们发起了(去)年底的声明,就叫做“重新记忆、再次动身”。

反响是十分热烈的。我们曾经广发约请。希望在美国各地的、当年“六四”的创建者,能偶在六月四号当天齐聚华盛顿。大家能够互相有个交流和讨论的时机。到目前为止,报名的曾经将近六十人,我以为这还是相当令人鼓舞的。

法广:“六四”三十周年后的今天,中国发作了宏大的变化,在国际上也确立了强国位置。但为什么仍继续避讳这段历史?当局最大的担忧是什么?

王丹:实践上我觉得这些年来,中国的确发作了很多变化。但是我们一定要认识到:与此同时,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发作变化。比方:这个政权一党专制的实质,完整没有变化。作为一党专政的一种政治制度,它当然希望把一切权益集中在本人的手里。随着经济变革的开展,这是十分十分矛盾的事情。由于在经济范畴的变革中,渐渐地,权益是有分散的。这样的分散一定会影响到政治权益的分散。所以中共其实堕入了很大的自我矛盾,一方面,要在政治上坚持镇压、坚持专制,把一切的权益集中在党的手里;另一方面,从经济开展角度讲,又要去分散这个权益,不可能把一切经济开展权益都收归到本人手里。实践上出于一种十分矛盾的心态。但总的来讲,我觉得中共要维护本人的统治,对他们来讲,应该说是高高在上的目的。党的指导曾经超越了国度的开展。特别在习近平统治下,更能够看出来这一点。

法广:“六四”天安门事情遭到武力镇压,这种镇压行为引发了怎样的结果?往常中国的民众能否还能为争取民主找回当年的热情?

王丹:“六四”镇压对民族犯下的一个最大的罪恶就是暴力。任何一个国度在正常安康开展,都不应该掺杂太多暴力的要素。即便在西方民主社会,如今的恐惧攻击等等,这些暴力要素对社会都是毒害。更何况是由一个政府对平民停止这种暴力屠杀。它深深地影响了国度以后的开展。大家都能够看到,几十年来,中共根本上还是持续着用国度暴力来维持统治的这种方式。这种方式早晚会招致国度与社会之间用暴力相向, 使得中国的开展走不出这种暴力的循环。我觉得这是六四镇压对中华民族的开展形成的最大的负面结果。但是我觉得追求自在、希望有可以维护本人的权益、即是基于人性的、理想化的人性、也是基于理想利益的考量,这两点都是共产党用几暴力都无法完整泯灭的。由于它出于人性。所以我觉得中国人民关于民主、人权、维护权益(就是维权)这样的热情,其实并不会被完整地压下去,而只能会越来越多。这十几年来,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维权事情不时地发作,其实就反响了这样的趋向。在这样的高压控制下,还能有这么多的维权运动不时地迸发,因而我觉得从久远来讲,中国将来的开展前景还是十分地光明的。

法广:三十年来,您不断流落海外,有家不能回。您能否能谈谈这三十年来最大的遗憾是什么?

王丹:当然最大的遗憾还是关于家庭。父母年事已高。如今当局不允许我回国。我父母年岁已十分大,出国一趟也不容易。所以可以相见的时机越来越少。我们是为了这个国度,需求能做些事情。但是政府却用把我们和家人隔离的不人道的方式来惩罚我们。我觉得这种做法是十分邪恶的。但是,这也是我们付出的代价。所以这是我最遗憾的事情。

法广:去年6月4日,“六四”事情29周年当天,您在华盛顿创建了“对话中国”智库,请谈谈创建这样一个机构的初衷。

王丹:我们创建这个智库是树立在一个经过讨论以后的共识的根底上。在习近平掌权以后,中国政治固然向后倒退,但正由于这样的倒退,使得中国的将来充溢了比以前更大的不肯定性。换句话说,我们不晓得将来什么时分会发作变化,但是我们也不扫除很快发作变化的可能性。为此,与其说我们把精神(特别我们在国外的人)花在怎样样完毕一党专政的问题上,不如花更多的精神去比照各个原社会主义国度转型经历,为将来中国可能呈现的转型提供一些详细的处理计划。这就是我们智库成立的主要目的。所以我们会组织相关的研讨人员停止课题研讨、比照研讨、对将来中国转型提出详细政策上的倡议。

法广:您如何预测将来几年的中国民主前景?

王丹:我方才就讲过,我曾经放弃做这样的事情。我不会对将来、什么时分会发作、有什么样的事情发作做预测。由于我觉得我也没有这个程度能够做这个预测。大约也没有人可以精确地预测中国将来的开展。就我个人观念而言,也没有必要去预测将来中国怎样样。而我们应该兢兢业业、站在今天的立场上,为将来的各种可能性做准备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